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向老年人倾斜,新冠由此被评为是「一场老年人的瘟疫」,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2022-12-01 18:00:11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1月28日报道,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向老年人倾斜,再次引发美国国内对“可接受的损失”的质疑。 报道称,尽管总统拜登曾表示美国新冠大流行“结束”了,但在蒙大拿州比灵斯的黄石县卫生部门官员约翰·费尔顿看来,大流行尚未结束,只是与之前有所不同。 现在,这是一场老年人的瘟疫,而且甚于以往任何时候。 10月,费尔顿的团队录得6例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病例。他们的年龄:一例60多岁、一例70多岁、两例80多岁、两例90多岁。 费尔顿说,当大多数人继续向前时,必须认识到脆弱的老年人仍然遭受着无情伤害。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仍有300多人死于新冠肺炎,其中大多数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虽然这远远低于德尔塔毒株高峰期的每天2000例死亡病例,但仍是流感死亡率的两到三倍——这再次引发了关于什么是“可接受的损失”的争论。 美国老年人一直是新冠危机期间受打击最严重的群体,但这一趋势如今变得更加明显。美媒:新冠在美国是“一场老年人的瘟疫”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中国提升老年人新冠疫苗接种率已至“非常紧迫”时

中新社记者 李纯

11月26日,重庆市新增一例91岁男性新冠死亡病例。这是自11月19日以来,中国内地8天内公布的第七例新冠死亡病例。七位逝者均为80岁以上老人,且合并有基础性疾病。

在11月29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疗应急司司长郭燕红列举了三类具有新冠肺炎重症倾向的群体,首先便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更是重症的高危人群”。

上述结论有数据为证。截至4月25日,今年春季发生在上海市的这轮疫情共报告死亡病例190例,平均年龄为82.52岁。其中,60岁以上死亡病例占总数的94.7%,70岁以上死亡病例占比为86.32%。

另据媒体11月28日报道,香港第五波疫情以来累计死亡病例已过万,年龄中位数为86岁;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比同样颇高,超过95%。

引发上海、香港疫情的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也是当前中国本土疫情的主要流行毒株。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防处研究员常昭瑞11月29日介绍,有基础性疾病、高龄和未接种疫苗的人群若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仍可能出现一定比例的重症。

值得注意的是,11月以来,北京出现的4例新冠死亡病例,临床诊断均为轻型。有专家指出,许多新冠死亡病例的直接死因并非新冠病毒感染,而是感染后发生的基础病恶化。

“有基础性疾病的患者”是郭燕红列举的第二类高危人群,这一点在老年人群中也极为普遍。新冠病毒感染后可诱发一系列基础病加重,对于有基础病的老年人要在治疗早期进行干预,避免病情恶化。

若再叠加第三类高危人群,即“没有接种疫苗”,新冠疫情对老年人造成的危害将会更大。常昭瑞指出,现有疫苗对降低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导致的重症和死亡仍有较好效果。郭燕红也建议,没有禁忌症、符合接种条件的人群特别是老年人,应当尽快接种新冠疫苗,符合加强接种条件的要尽快完成加强接种。

当前,中国本土疫情呈现传播范围广、传播链条多、疫情波及面扩大的严峻复杂态势,一些地方正面临抗疫三年以来最复杂、最严峻的形势。在此情况下,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覆盖率能否应对当前疫情防控“前所未有的压力”?

从疫苗接种数据看,相关方面尚存一定短板。

截至11月28日,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覆盖人数和全程接种人数,分别占老年人口的90.68%和86.42%,完成加强免疫接种1亿8151.1万人;其中,80岁以上老年人的覆盖人数和全程接种人数,分别占80岁以上人口的76.6%和65.8%,完成加强免疫接种1445.6万人。

这一数据与11月1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数值相比增长不大。也是在这次发布会上,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常继乐在回答中新社记者提问时指出,中国新冠疫苗接种总数在全球名列前茅,但是80岁以上老年人疫苗接种率确实不是很高。“提高老年人的全程接种率和加强针,非常必要也非常重要,而且非常紧迫。”

事实上,加快推进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是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疫情防控的一项重点内容。在当前奥密克戎变异株引发的疫情形势下,这项工作更具现实意义。

11月29日,中国官方印发《加强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方案》,提出加快提升80岁以上人群接种率,继续提高60至79岁人群接种率。《方案》还将第一剂次加强免疫与全程接种的间隔时间缩短至3个月以上。有专家指出,这样的调整是科学、合理的,对老年人而言可以有更好的免疫效果。11月30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座谈会,听取有关方面专家对优化完善防控措施的意见建议。她在会上强调,要加强全人群特别是老年人免疫接种。

设立绿色通道、临时接种点、流动接种车、提供上门接种服务……中国持续优化部署,不断推进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与此同时,中国官方也明确“要认真、细致对老年人做好解释,耐心回答老年人的询问,关注老年人的身体状况”。一如国家疾控局卫生免疫司司长夏刚在11月29日的发布会上所言:“我们也希望通过提升预防接种服务的温度,为老年人接种新冠病毒疫苗提供更好的服务。”

,

之前,笔者在某个问题下是这么回答的:

“对于大多数老人来说,暂时性来看,他们并不是财富的创造者,而是财富的消费者,社会的负担,所以这部分人死了就死了,对社会经济的冲击有限,激进的、立刻进行的解封真正要命的是巴拉巴拉。。。。”

然后就被吐槽:没有人性、被资本洗脑了、社达、极右翼魔怔人。。。。。

这大概就是不了解我的人才会这么说(当然那个回答我删了,因为骂的人实在太多了。。。。)。

这一篇很真诚地给大家说一说,我担心的是什么。

总结就几个字:成本转移+代价转移

————————————

我以前提过:

人们当然可以去制定法律,把那些贪污腐败的行为定义成不腐败不贪污的,甚至能把毒品合法化,把持有枪支合法化。

但是无论如何定义,成本是不会说谎的,经济是不会说谎的。贪污腐败让财政金钱的利用率变低;毒品和枪支增大了整个社会的医疗和治安成本,换来的是什么?一时的、非常小众的精神娱乐

所以我一直强调,你不能躲着算账的问题,账算清楚了,我们就决定了该怎么做。法西斯主义是怎么搞的?德国直接把国内的经济矛盾通过战争转移到国外;共产主义是怎么搞的?苏联和中国通过工业化提高生产力,做大蛋糕,来让整个社会的经济矛盾得到缓解。

如果以人类整体来看,前者的战争就是在转移矛盾,获得局部最优解,却在干着破坏生产力的勾当;后者是在努力做大蛋糕,扩大生产力,让工业带动农业,让人民吃饱饭,享受廉价的工业品。

大局观一定要有,局部最优解不等于集体最优解,我强调过不止一次

————————————

同样,我在疫情问题上也是试图和各位说清楚这个问题:

好多人都觉得,自己是年轻人,能扛住病毒,没事;老年人死就死了,大不了就是别人家的悲哀,而且大多数人就死不了

这就是没意识到,整个社会的负担大多数是由20——50岁的青壮年劳动力承担,因为你们在社会中最强大,最有力量,自然要承担最多的责任和损失

1.老人孩子容易感染,没错

2.老人孩子大部分死不了,也没错,或者说感染者大部分能自愈,这都没错

3.但是,这感染后,你得吃药吧?你得休息吧?你得看病吧?你别管医疗挤兑不挤兑,挤兑恰恰说明人在看病

4.那么这是不是额外增大了一笔医疗成本?

5.那这部分医疗成本谁来承担?

6.劳动力因为患病而短缺,这些成本又由谁来承担?

7.就算放开了,我可以告诉各位,肯定有大公司组织做核酸,防疫,因为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不会要生病的员工,那这部分成本又由谁承担?

——————————

1.首先,这些额外成本,肯定大部分由劳动力群体(20—50岁)承担,这只是时间问题

诚如我所说,大部分老年人根本不创造财富,即使是老年人手中的养老金,其实也是他们年轻时积攒的财富和年轻人缴纳提供的财富积累;但这些财富积累,大部分是会继承给年轻人的。

老年人不创造财富,但因为病毒,他们又要额外消费一笔财富,那么这注定就是让劳动力阶层买单——毕竟只有劳动力阶层才创造财富,其他阶层基本上是生产<消费,只有劳动力阶层是生产>消费。

所以这不得不接受的一个现实是,额外成本肯定存在,这只能由青壮年承担,当各位在喊着开放的时候,就必须思考这个现实

——————————

2.在这些劳动力阶层中再细化一点,那就是由普通人来买单

各位都看俄乌战争对吧?都看到德国花高价买天然气了吧?

那各位有没有想过,比德国经济差的东欧国家,想买还买不到呢?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概念:输出通胀,德国有钱啊,德国能把天然气花大价钱都买下来,那东欧呢?那群穷鬼花的钱比德国还要高,为啥?德国有钱啊,你抢不过人家啊,你只能花更多的钱去买了。

之前美国50多个州相互加价买中国的呼吸机,各位都记得吧?这不就是大难临头抢资源?

那各位想想,在20—50岁这和泛化的劳动力阶层中,不乏老板、当官的、有钱的,大多数都是勤恳的中产阶级和工农。

真要医疗资源挤兑了,这死人都死在哪儿了?

欧洲的冬天未必能冻死德国人,但波兰、波罗的海三国、南欧诸国可就难说了。

拜登可80岁了,80岁能抗过奥密克戎,这不能说只是奥密克戎危害性低的缘故吧?那白宫的医疗资源是咱们平民老百姓能比的吗?

所以,这部分负担,大多数,依然会交给普通人买单

穷人直接生病,能顶住的顶住,顶不住的直接死;稍微有点积蓄的中产阶级马上哭爹喊娘花大价钱进医院。

这还是医疗资源抢夺,因为缺工、资源向医疗行业倾斜,必然会导致其他行业的资源减少,引发通胀,那就是没染病的也得承担通胀。

而通胀又主要是中下层承担

——————————

我说了这么多,关于防控政策的第一篇,我就给各位定个调:

防疫也好,共存也罢,你需要聚焦于整体成本。

出于民族主义立场,你要是有本事能让其他国家为咱们的防疫或共存买单,那我什么也不说,是,这也是转移矛盾,但我服务于中国人民,别国的我有限关心。

但不能啊,很现实啊,谁替我们买单呢?

那就是得看整体成本,哪个低,哪个能接受,这才是正确的解释。

我最后再强调一遍,我也有父母,我没有理性到泯灭了人性。

但是我这篇就想告诉那些整天指责别人是“老孩侠”的人,你要么是真糊涂,要么是真黑心,基于自己狭隘的利益观得出了最优解,你迟早都得为你自己的行为买单。

'